站内公告:
北京二中定于2017年7月4日(周二)至9日(周日)每晚6:00-8:00在二中校园举行中招咨询活动。 届时,学校校长将携行政干部热情恭候学生和家长们的到来,详细解答普通高中招生报志愿问题。 有关招生信息还可通过电话、官方网站、微信公众号获得。
 当前位置 >主页>教学科研>

翟良:教育从来不会有公平_搜狐教育_搜狐网

点击次数:59  更新时间:2017-09-23 10:05 

2017-09-22 12:22 来源:翟良 游戏 /教育改革

原标题:翟良:教育从来不会有公平

高考是游戏,教育也滑稽。诸事无完美,未来或可期。批判表心情,宽恕显底气。来去皆过客,不见白垩纪。 ——作家 古道

文/翟良

谈到“教育公平”,连这四个字的发声都那么饱满和圆润。

当那么多的促进教育公平的声音瞬间涌来的时候,像这个温柔而暧昧的春天。

不论是哪种领域的“公平”,“公平”都有过撕心裂肺的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,草根也有丰满的意愿,大腕更有掷地有声的观点。听了那么多的意愿和观点,慢慢地也就麻木了,就像站在母亲大门前的石坝上望去的弯曲如鳅的路,离一棵臭椿树那么远,远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。

一年年的呼吁,一年年的坚定地挥着拳头,一年年我们都老了,“公平”依然成为话题。

教育公平的话题有些沉重,可能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但的确不公平了太久,且一如既往地不公平下去,任性的力量蟒蛇一样顽强。易中天、朱永新、杨东平等“教育大腕”出席了“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”,前辈们从公平的角度都谈了很多,“不公平”的问题在这个论坛上扎扎实实被“油炸”了一番,但我还是觉得这是在“油炸”着奢望,没闻到来袭的油香,没听到诱惑的“吱啦”响,到头来却还是那句:“公平依然在路上,我们仍需共同努力。”

不论办官二代、富二代学校,还是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,其实这仅仅是教育不公平的枝枝蔓蔓,在我看来并非教育不公平最根本的问题(且有些观点且促进了教育的更加不公平),即便是教育资源配置、农村办学条件、考试评价制度、监管体系的建立等问题都彻底得以解决,是否就意味着教育就从此公平了呢?

大学前的教育今天依然走着淘汰式的甄别与选拔,说的通俗点,高考专业专注地做着分出人和人的游戏(分出来的考生从未来发展上来讲,潜质并无优劣之别),因为人太多,要不了那么多人,这个时候便自然需要一种残酷的“别有用心”的游戏规则来解决,而这个时候人的人格、善良、创新、健康、幸福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,考试内容要足够的难,像中彩票的游戏一样,必须使足够大的劲甩下绝大多数的人,似乎有哭有笑的游戏才是成功的游戏。

当一种教育不再是培养而是魔鬼训练,当一种教育以畸形的升学政绩为终极目标,当一种教育用分数“公平”地分出聪明与笨拙、优质与粗劣;当一种教育让太多恐惧被抛弃的孩子毫不犹豫地放弃生命,这是何等的恐怖,而我始终认为让人恐怖的事情从来不会有公平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谈到教育我的语言就再也不肯依从规范的格局,总是会习惯无端的随意性,总有写一首朦胧诗的冲动。也许这与我特殊的成长的经历有关,我的成长与应试压根都没关系,我故意没给考试歪曲审视和淘汰我的机会,直到今天我始终觉得这是一种幸运,因为我用了20年全身心地做了我自己最感兴趣最擅长的事情,没有残酷且非常多余的考试打搅我,让我坚定地从一个建筑工成长为一名撰稿人,而且还正式出版了六本个人文集。

2007年夏,是我闯进京城的第二年,央视觉得我这个人咋不认认真真答题就敢随随便便“成功”呢?央视在困惑和不解中拍了我25分钟的成长故事片。在拍摄这部故事片的过程中,尽管编导往我身上撒土、头上粘草,竭力让我真实地回到残酷的过去,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,在我的内心里这是我曾经历的另一场“高考”,而人生里这样的“考试”虽然肉体上很苦,但喜欢的文学梦一直繁茂着,那么多的作品带着梦想飞出工地漂亮地躺进报刊里;那时,那么苦却又那么甜。

当然,也有媒体否定我跟别人不太一样的成长,2006年,《中国青年报》一名资深的编辑在给我的信中说道:“你为了文学不好好读书,你辜负了父母攻你读大学的厚望,你这样的成功并非青年们学习的榜样!”我一直认为,考试分数只是在一定特定环境下所反映的结果,和人未来成长到什么程度无关,没通过考试的成功并不值得怀疑。然而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貌似高考后的成功才叫成功,成功在今天被分出来“主流”和“非主流”,可见应试像围墙一样禁锢着人的灵魂并左右着人的价值导向,回忆起来确实可怕。

不论怎样,我并不是祖国用分数选拔出来的,即便参与了那场分数游戏,也并不能正确公平地判断我的能力(文学潜质输给扼杀个性的分数),它只能很坚定地判断我很差,会重重地把我从摇晃的桥上扔下,而后我落成了一条蠕动在羊肠小道的苍白的蚯蚓。我选择了毫无边际地长途跋涉,但爱好、兴趣以及不死的自信与梦想拯救了我,我的极具风险的闯荡让我寻得了人生的兴趣与方向。

有人说了,教育公平是一个历史范畴,你在这里谈教育公平并不新鲜。的确,古希腊大思想家柏拉图、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、我国古代大教育家孔子都曾关注过“教育公平”的问题,就像今天众多曾被应试公平过的“教育大腕”一样(教育大腕其实也是特定环境的产物),讨论得很热闹,讨论了几千年,最终也还只是人们追求的永恒理念,是人类奋斗的方向与目标。

教育如果不把学生当人却当机器,永远地板着筛选高分的面孔,那么教育就不会存在公平,就像社会从来没有公平一样,会任性而“合理”地延续下去,成为永远的话题和理想。

(选自翟良教育随笔)

作者简介:

翟良,作家,诗人,新闻学、经济管理专业毕业,出版诗文集四本、教育集两本。成长故事被央视、东方卫视播出,现工作于北京。返回本网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本网号的作者撰写,除本网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友情链接:
学校概况     新闻公告     德育天地     教学科研     团队活动     招生资讯    
Copyright © 北京市第二中学分校 All Right Reserved  京ICP备06027929号